“二八”年華,一個人

wxy105689
1
文章
0
評論
2020年11月11日19:41:52 評論 173 閱讀 1071字閱讀3分34秒

在我剛剛踏入社會的時候,尚不足20歲。早已從書本中、影劇間領略了世間諸多情感的愛恨離愁,得賴于我的父母算是普普通通的一名地道農民,兒時間父親的嗜酒如命,母親的強勢管制,讓我幼小的心靈里早已埋下了對感情的憧憬,憧憬著成年時能擁有一段完美的感情,步入婚姻的殿堂,幸福余生。

隨著時光的流逝,贅肉的橫生。數十年光陰已然悄悄流逝了,不覺間已經邁入了我的“二八”年華, 然而此“二八”非彼“二八”。

古人云:“三十而立”,我的28歲依然即將流逝了,距離而立之年是那么的近,近的恍如明日。

今日午間又恰逢一好友大婚大喜之日,單身赴宴,別有一番滋味。雖無關云長單刀赴會的英雄氣概,但環視一番同席而坐的數個好友,聽著在主持人的挑動下,愈加活躍的氣氛,一道道無形的氣味蔓延開來,著實讓我酸痛不已,眼眶生澀,幾欲落珠。

我低下頭,夾起桌前的各類佳肴,狼吞虎咽著,掩蓋著我的窘態。領座的彪哥,戲笑著:“家門,何時能喝上你的喜酒?”

宴是喜宴,人是友人。彪哥的一句話襲來,口里的佳肴頓時變得索然無味了,我口中含著一塊排骨,吐詞不清的回句:“準備好紅包,等著吧。”

......

宴散人去,獨自一人驅車返回市區,車內的CD播放著那首無數個夜晚伴我入睡的歌曲“好久不見”。

腦海間一個人兒悄然冒出,呆愣了數秒,車子已經又過了個路口。一個曾經無比熟悉的路口,掉頭、左拐。駛入了那條熟悉的小巷,曾擺滿小攤小販的街道已蕩然無存了,小巷旁的城中村矮層房屋,變成了一片廢墟,那些記憶片段卻一幕幕涌來,那間不足10平方的出租屋,那個窗戶下忙碌的倩影,那個彎腰附身為我洗腳的弱小身板,那間給我帶來無數溫暖的房屋倒塌了,那個人走了,徹徹底底的走了。

一個無法回來的人,一段充滿歡樂夾雜著悲痛的感情,統統的掩埋在了這些廢墟里了。

我該放下的,該轉身離去,不再懷念的,將那些記憶統統抹滅在歲月的長河里的。

一年、兩年、三年......居然七年了啊!這該死的時間,該死的記憶,該死的溫暖,眼眶的淚珠還是涌出了,無聲無息的......

......

許多時候,許多事情總是來得這么讓人措不及手,無可奈何。我請了假,驅車回到了市區,回到了屋內,并不大的房屋里布置的也算干凈利落,只是一個人略顯的空曠些,主臥空置著,我住于次臥。兒童房里早已布置完畢,木質高低床,數個抽屜中,藏著些許零食,幾封書信,窗臺下擺滿了大大小小的玩具,一切是那么溫暖,充足,卻又顯得毫無意義。

也許人生就是這樣的吧,就像《阿甘正傳》里的那句話:“人生就像一顆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會嘗到那種滋味。”

二八歲,一個人,比較沉悶,那就跑起來吧,終會有風起的時候。

weinxin
官方微信公眾號
請掃碼或者搜索pcren_cn,獲取最新進展和相關資料。
  • 本文由 一團肉坨 投稿,于2020年11月11日19:41:52發表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鏈接:http://www.qytchbjx.net.cn/17489.html
匿名

發表評論

匿名網友 填寫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