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我度過漫長歲月

Neptune
3
文章
0
評論
2020年12月20日20:50:29陪我度過漫長歲月已關閉評論 60 閱讀 2487字閱讀8分17秒

輕輕推開結霜的門,將最后一抹光暈拋在身后,立刻融入溫柔的黑夜中。一條寬闊筆直的大道在昏黃黯淡的路燈下不斷地向前,向遠方匍匐。直至消失在墨痕一般濃稠的天際線上。獨自走在冰冷的水泥路上,似乎世間所剩下的,也不過這天與地夾縫中的一隅,樓與燈光縫隙間的一瞥而已。

那只黑貓不知道什么時候跟在了我的身后,一雙機靈黃眼睛打量著我,但卻談不上惡意還是友善。

“今天也要去那里嗎?”它問我的同時蹭了蹭我的褲腿。明明做了示好的動作,語氣卻帶著一絲嘲諷,這個家伙……

“我和你還不熟吧,為什么要告訴你?”我假裝感到不滿。

“好歹也是共患難過的‘生死之交’,不要這么見外嘛,”它又蹭了蹭我,還沖我眨了眨眼睛。看起來人畜無害,倒還有點可愛,讓我想起了小黃。

“而且經過我縝密的推理、靈敏可靠的直覺,以及你眼神鎖定的方位,就是要去那里,是吧?”它還有點洋洋得意,仰起臉似乎在等待表揚。我笑了笑,不想反駁它。

“不過你既然已經猜到了,就不用再問了吧?”我彎腰抱起它,邁開大步朝著黑暗中遠處那一抹光暈走去。

那抹光暈所在的地方,是鎮上的圖書館。前幾年剛翻新過的圖書館,頗有窗明幾凈的氣息,還有很多綠植,環境很好。

不過我們的目的地,更準確地說,是圖書館里的郵筒。對,就是郵筒。

我抱著它從側門進去,拿出準備好的便簽紙,陷入了沉思。

這次,寫點什么好呢?不知道他那邊有沒有圖書館,會不會下雪……

黑貓打了個哈欠,在我耳邊低語:“你慢慢想,寫好了告訴我,我先睡會……”

對了,這只黑貓當初就是叼著一大摞便簽從郵筒下面走出來的,那要不問問他這黑貓到底什么來歷。我提筆就寫,還順便和他分享了學校最近的趣聞。

圖書館的郵筒確實可以寄信,但只有黑貓帶來的便簽會送給那個他——自稱來自另一星球的大哥哥。記得黑貓見到我的第一眼就喵了一聲,便簽應聲散落一地,它翻翻揀揀,將第一張便簽遞給我。便簽上密密麻麻,寫滿了他的自我介紹:哦,他想交個新朋友;哦,他的奶奶也去了很遠的地方……從那以后,我們就用便簽交換心情,傳遞分享喜與怒,哀與樂。他像是奶奶派來陪伴我的天使,讓我沒有繼續難過下去。

至于黑貓說的“共患難”、“生死之交”,其實是它在圖書館偷吃小魚干被管理員發現,連帶著我一起被誤會,然后我倆奪門狂奔……

我輕輕把黑貓搖醒,假裝生氣地說:“你看看你,睡那么沉,別耽誤了我回家。對了,你可別忘了幫我送信。”黑貓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伸了伸懶腰,慢悠悠地說:“急什么急呀,竟然質疑我送信的效率。”我把便簽交給黑貓,一邊輕輕地從書架另一側繞過去一邊說:“不敢不敢,不過我可不想再被上次的管理員罵了。明天見哦黑貓,還有就是,謝謝你。”管理員慢慢往郵筒這邊走來,催促著其他人回家,閉館時間快到了。“明天見。”黑貓叼起便簽鉆到郵筒下,我也繞到圖書館側門溜走。

寬闊筆直的水泥路,昏黃暗淡的燈光。我心想:那個星球也有水泥路、也有路燈嗎?奶奶帶著小黃是不是也去到了一個我沒有見過的星球?明天就可以收到大哥哥的回信了,真期待大哥哥分享那個星球的趣事。

扭轉鑰匙,打開家門。“我回來啦!爸爸還沒回來嗎?”

“你還說呢?你們爺倆都一個樣,天天回來那么晚。”媽媽一邊抱怨,一邊走進廚房把微波爐里熱好的牛奶端出來。我接過牛奶,覺得暖暖的,“嘿嘿,我這不是去圖書館看書了嘛。”

開門聲,爸爸也回來了。

室內的暖氣讓爸爸的鏡片起了一層薄霧,他肯定是被外面的冷風凍著了,臉頰和嘴巴都紅彤彤的,他的嘴巴微微抿著,大抵是還沒有從屋外的寒冷中緩過來。爸爸把腋下夾著的公文包放在玄關上,走了進來,“我老遠就看到你一蹦一跳的,什么事情讓你這么開心呀?”他一邊喝著媽媽遞過來的熱好的牛奶一邊親切地問著我。“我去圖書館看書了,今天看的那本書里面的小男孩太逗了哈哈哈哈哈,但這個還不是最讓我開心的。”我賣了個關子,還在猶豫要不要告訴爸爸媽媽那個和我寫信的大哥哥還有那只不討喜又莫名可愛的黑貓的事情。“哦?那什么是最讓你開心的呢?”媽媽望了爸爸一眼,打趣一般地問著我。

“嘿嘿,這個現在還不能告訴你們,反正就是遇到了很有趣的事,還交到了一個很溫暖的大朋友。”我咧開嘴,很神氣地向他們講述。

媽媽聽完很是疑惑,而爸爸則是滿臉欣慰地笑道:“交到新朋友當然值得開心呀,爸爸媽媽也很想知道他是誰呢,我們很期待哦。”爸爸說完便走到玄關拿起他的公文包,隨后便進了書房。

“吱呀”,我躡手躡腳推開爸爸的書房,看見爸爸背手正站在窗前。窗外霓虹燈像一條從地上長出來的彩虹,雖然很晚了,還是有車輛來往,在空空蕩蕩的街衢。它們呼嘯而過,也是在急著趕回家嗎?車主人的媽媽也會給他們準備一杯熱乎乎的牛奶吧!

“爸爸。”我好小聲地呼喚著,自從奶奶去了另外一個星球之后,爸爸就很少笑了,唯一那么幾次笑,看起來就像吃了德芙的黑色巧克力,苦苦澀澀的。

“嗯?寶貝怎么啦,這么晚了還不乖乖上床睡覺覺?”

“媽媽在廚房磨豆漿呢,我要聽媽媽講童話,聽完再睡覺。”

“寶貝真幸福啊,還有媽媽給你講故事。”

“爸爸小時候沒有聽過奶奶講的故事嗎?奇怪。”

“爸爸在你這個年紀,家里負擔重,奶奶為了補貼家用從早忙到晚,哪里有時間給我講故事喲。”

“啊,爸爸好可憐。嗯······那這樣吧!今晚我來給爸爸講個故事!”我挑了挑眉,得意洋洋地叉著腰說。

“寶貝不但會聽故事,現在都會講故事啦?哈哈哈哈哈,好,爸爸聽你講。”

我于是坐在爸爸膝上,貼著他的耳朵,把我遇見的那只偷吃魚干的黑貓,從沒見過面的另一個星球的哥哥,和他寫在便簽上的故事都告訴了爸爸。爸爸一直很安靜地聽著,我幾乎感覺不到他的呼吸和胸膛的起伏。

“爸爸,奶奶其實是去了另一個星球,她還在看著我們呢!”

“嗯,寶貝,謝謝你給我講的這個故事。”爸爸的眼鏡又起霧了,鼻子紅紅的,過了好久,我看見他眼里的淚花。

“爸爸不要哭,以后每一天我都給爸爸講故事!”我用小手去擦干爸爸的眼淚。

“好!那寶貝現在是不是可以去睡覺覺啦?起晚了黑貓會生氣哦,你就看不到大哥哥的信了。”

我馬上穿好拖鞋,跑回了自己的房間里,關燈睡覺。

……

多年后才知道,奶奶離開的那些時光,在我沉睡的每個夜晚,爸爸在隔壁的書房里提筆寫著便簽,交給黑貓,讓它留在我身邊,有數十年之久。

  • 昵稱:四只松鼠
  • 郵件:2577606423@qq.com
  • 電話:19822920594
  • QQ:
  • 網址:
weinxin
官方微信公眾號
請掃碼或者搜索pcren_cn,獲取最新進展和相關資料。
  • 本文由 四只松鼠 投稿,于2020年12月20日20:50:29發表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鏈接:http://www.qytchbjx.net.cn/205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