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論文網上遭“炮轟” 是研究毫無意義還是自媒體斷章取義?

征文網
12020
文章
13
評論
2020年12月27日22:35:47院士論文網上遭“炮轟” 是研究毫無意義還是自媒體斷章取義?已關閉評論 18 閱讀 4767字閱讀15分53秒

由北京大學城市與環境學院陶澍院士團隊在Science子刊Science Advances雜志發表的,題為Residential solid fuel emissions contribute significantly to air pollution and associated health impacts in China 的研究論文,引發廣泛關注。

進入寒冬,久違的霧霾再度來襲。前不久,京津冀及周邊地區、華北、黃淮等地霾天氣開始露頭,其中,華北中部局地還出現重度霾。

在大眾眼中,人們似乎總是將大氣污染、霧霾、PM2.5這些字眼與工業、城市相聯系。鮮有人知道,中國農村地區空氣污染的嚴重程度、農村人口呼吸健康的危害程度遠比大眾想象的嚴重。

最新的《全球疾病負擔報告》指出,2017年中國與PM2.5相關的過早死亡人數有24%歸因于家庭來源的PM2.5排放。與城市相比,農村地區室內空氣PM2.5濃度是城市室內空氣的1.6倍,按人口比例計算,農村地區人口PM2.5相關死亡風險比城市人口高45%。

由于科學普及不夠,農村認識不足,大氣污染的死亡風險正威脅著農村地區“沉默的大多數”。

近日,一篇和大氣污染、PM2.5有關,且由北京大學城市與環境學院陶澍院士團隊在Science子刊Science Advances(中文翻譯:《科學進步》)雜志發表的,題為Residential solid fuel emissions contribute significantly to air pollution and associated health impacts in China(中文翻譯:《生活源固體燃料排放對于中國大氣污染及相關健康效應具有顯著貢獻》)的研究論文,引發廣泛關注。

令人意外的是,論文刊發后,網上對其科研價值和研究意義的質疑聲卻愈演愈烈。

學術論文引發自媒體質疑

這篇學術論文是由北京大學城市與環境學院院士、教授、特聘教授陶澍團隊共同完成,作者署名共18人,第一作者為韻瀟。論文于2020年10月28日發表在國際核心期刊Science Advances。

引發爭議的點在于,論文中揭示,2014年中國據估有115萬人因PM2.5的吸入而過早死亡,其中與居民做飯和取暖等使用的固體燃料相關的死亡有77萬人,占比達67%。而農村地區人口比城市地區人口對PM2.5的貢獻更大,這也導致了農村地區人口的PM2.5死亡風險更高。其中,中國農村常用燃燒生物質(如木材和農作物秸稈)做飯和取暖,這些燃燒帶來的PM2.5導致了37萬人死亡。

為此,網上有多個自媒體作者直接以《最新研究:農村燒飯產生大量PM2.5污染,導致每年數十萬人死亡》《北大陶澍大放厥詞:農民燒飯造成環境污染》《陶院士,放過村民吧》為題,吸引了大量眼球。這些自媒體文章將矛頭對準了陶澍團隊,“炮轟”該項研究的價值與意義,并評價論文中“充斥著知識精英的傲慢和優越感”,甚至引發了對陶澍教授個人的人身攻擊。

其中,搜狐網站自媒體作者“健康界”11月4日刊發的文章《北大陶澍院士:中國農村人口對PM2.5貢獻更大,燒飯和取暖的污染導致每年數十萬人死亡》,截至12月15日,總閱讀量達5.1億(該文章后已被平臺刪除)。網易號自媒體“與歸隨筆”撰寫的《陶院士,放過村民吧》,有5445人瀏覽,90條跟帖。百度號自媒體“阿杜看世界”12月12日撰寫的《中科院教授陶澍:農村燒飯產生大量PM2.5,每年數十萬人因此受害》,3天內閱讀量達3239次。

“研究空氣污染,不能忘了農村”

該論文發表后,各個自媒體對論文的翻譯千差萬別,卻“不約而同”地將矛頭指向了陶澍教授個人。

根據北京大學城市與環境學院官網顯示:陶澍,1950年生,江蘇省無錫市人。1977年畢業于北京大學地質地理系,1981年、1984年獲美國堪薩斯大學碩士、博士學位。1984年至今在北京大學工作,從教36年,今年獲頒北京大學教學成就獎。2009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地學部院士。研究方向主要是微量污染物有毒污染物的排放、環境行為、歸趨和遷移,目前重點包括全球污染物排放清單、污染物遷移和暴露模擬以及農村生活源污染物生成和對室內外空氣質量及健康影響等。

根據媒體公開報道,2020年11月29日,在中國地理學會首屆榮譽會士和會士授予儀式暨地理科學前沿論壇上,陶澍院士榮獲“首屆中國地理學會會士”。據了解,中國地理學會會士,是中國地理學會設立的地理學科領域的最高學術榮譽稱號。

去年7月份,在健康中國行動推進委員會辦公室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陶澍提出,“研究空氣污染,不能忘了農村。”

在這次會上,陶澍根據多年來的調查研究結果指出,近年來大家對室內空氣認識非常不足,室內空氣污染源主要來自固體燃料,包括散煤、秸稈和薪柴,城市居民相較于農村居民更加注重室內空氣污染的問題,但是大部分室內燃燒主要發生在農村,并且直接來自燃燒的PM2.5導致的健康危害遠遠超過公眾熟悉的甲醛和苯系物等的危害。

“目前,中國的農村,尤其是西北、西南、東北,仍在大量使用生物質燃料來做飯和取暖,也包括華北地區的煤燃燒。根據第二次全國污染源普查的農村能源調查數據,做飯、取暖的PM2.5排放量占總排放的1/3,這一方面會影響室外空氣質量,另一方面也直接影響室內空氣質量。”陶澍呼吁,各方面應加強宣傳,讓農村居民意識到室內空氣污染問題是非常嚴重的污染問題,是健康的問題,要讓農村老百姓加強自我保護意識,同時借助健康環境促進行動積極提倡清潔取暖和做飯。

近日,根據北京大學城市與環境學院校友會官微消息,近年來,該院地表過程分析與模擬教育部重點實驗室成績斐然,其中由陶澍、李本綱、沈國鋒參與的“全球多源高分辨大氣污染物排放-健康-氣候影響研究”成為重要研究成果。

該研究構建了涵蓋近90種污染源和27種污染物的全球多污染源、高時空分辨率的污染物排放清單,并科學評估了禁止土法煉焦、北方地區清潔取暖計劃等國家政策的環境和健康效益,研究指出若清潔取暖計劃順利實施,將顯著下降農村居民對PM2.5的暴露水平。根據國際評價,相關研究工作為解決長期以來困擾政府決策及科學界認識的“中國對全球變化的貢獻”問題方面獲得了新的認識。

陶澍重點實驗室成員下鄉調研。(圖片來源:北京大學新聞網)

學生眼中的陶澍教授

記者查閱北京大學新聞網發現,隸屬于北京大學城市與環境學院的陶澍重點實驗室由陶澍院士指導,主要項目是“大氣PM2.5傳輸模擬”和“農村能源調查”。實驗室由1位博士后、8位博士生、4位碩士生、4位本科生構成。

作為《居民能源使用對空氣污染和健康損失的貢獻巨大》此篇論文的第一作者,韻瀟也是幾個課題小組中資歷最深的博士生之一,一直致力于中國農村生活能源對于大氣污染和人群健康的研究。

在北京大學校團委刊發的《【圓夢新一代】步履彌堅科研路,行以致遠中國夢——記城環學院陶澍重點實驗室團隊》這篇文章中寫到:在很多環境研究領域中,農村地區往往處于“被邊緣化”的狀態,但陶澍告誡學生們,不能忘了農村。

韻瀟在接受采訪時說,“農村的大氣污染在一定程度上要比城市的更加嚴重,北方很多地方還在用使用固體燃料的家庭爐灶,爐子在房間里面燒,刺鼻的氣味在門外都能聞到,而這種生活源對大氣的污染程度常常被人們低估甚至遺忘。”

舉個燃煤的例子,雖然每年電廠和工業用煤的消耗量大約比生活用煤高一個數量級,但事實上生活源有其自身特征,消耗量小,污染物的排放因子(單位質量或體積能源燃燒產生污染物的質量)卻很高。國家往往通過限制電廠和工業用煤的量以期達到大氣污染的治理效果,但據韻瀟的研究來看,若是從生活源切入,只需減少相當于電廠或工業的大約十分之一的耗煤量,就可以達到接近的減排效果。

報道中提到,課題組成員們多年扎根農村開展數據測量和搜集工作,覆蓋中國大陸31個省,包括了幾乎全部的地級市(暫時未包括港澳臺地區)。數據收集后反饋給課題組負責數據統計和建模的同學們,應用于大氣污染分布模型,通過模型的模擬可預測某時某地大氣PM2.5的濃度,從宏觀上就能知道每個市級城市與農村居民生活各消耗了多少能源、排放了多少污染物,進而提出相應的減排措施。

記者在報道中還注意到一個細節:“3個人拖5個大箱子,裝200個檢測儀”“3次大巴,轉車6個小時,晚上10點半到調研的村子”“7天調研100戶人家”……這是外出調研同學的常態,以至于到后面嗓子都說不出話來了見到村民還是張口就問:“叔叔/阿姨好,您家主要使用什么類型的能源取暖和做飯……”

記者了解到,今年已經70歲的陶澍教授在生活中沒有手機,也不用微信,他和學生聯系時只發郵件。和學生們一起春秋游時,都是騎著自行車去,車子很舊,車筐都快和車分離了,學生們提出要給他換車他不答應,學生們只好悄悄給他換了車座和車筐。

論文研究的價值與意義

到底是論文研究毫無意義,還是自媒體斷章取義?

針對該論文研究問題,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分別采訪了國內外該研究領域的專家、學者,從專業和學術角度客觀分析該論文的研究價值與研究意義。

“以前的研究往往僅關注了戶外空氣中的PM2.5濃度,但卻忽略了室內環境的空氣污染,然而室內才是人們花時間最多的地方。”其中,參與該論文研究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北京大學學者解釋,生活源排放導致的大氣污染和健康效應是當前中國環境的一個重要問題,但是由于一直缺乏詳細、可靠、充分的數據支撐,而導致該問題始終無法解決。

該學者表示,本研究中,團隊基于更新的能源數據,計算了中國生活源能耗對于排放、室內空氣PM2.5濃度、暴露和過早死亡人數的數據。團隊發現,2014年,生活源僅貢獻了中國全部能源7.5%的消耗,但卻貢獻了27%的一次PM2.5排放、23%的室外大氣PM2.5濃度、71%的室內空氣PM2.5濃度、68%的PM2.5暴露和67%的PM2.5暴露導致的過早死亡,這些數據意味著,生活源的貢獻從能耗到健康效應逐漸放大了一個數量級,生物質燃料和煤對于健康效應具有相近的貢獻。

“相比城市人口,農村人口貢獻了更多的生活源排放,也承受了更大的過早死亡的風險。”該學者認為,“生活源和非生活源排放的環境健康效應是相互關聯的,節能減排工作需要同時考慮生活源和非生活源兩種情況。”

該學者還著重解釋了“過早死亡”的基本概念。“過早死亡不等于簡單的死亡,通俗地說,污染導致的過早死亡是指由于長期暴露于某種污染而導致的壽命縮短。比如,一個生活在清潔環境中的人,預期壽命原本可以達到80歲以上,但由于嚴重的空氣污染,在79歲時因呼吸道疾病而去世的話,這就是一例過早死亡。”

另外,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還聯系了美國人類學家、美國威斯康星大學博士后Dylan T. Lott先生,他曾于2020年9月公開發表了一篇題為Household air pollution: Empowering women could boost LPG adoption(中文翻譯:家庭空氣污染:為女性賦權可以促進液化石油氣的使用)的論文,專門對印度農村室內大氣污染對印度農村女性健康造成的傷害做了深入研究。

“目前巴西和印度等國家政府已經出臺了相應政策。比如印度,從2016年開始,如果企業幫助向農村家庭輸送液化石油氣鋼瓶,就會得到政府補貼,他們還向有需要的家庭提供代金券、發放貸款,以便農村家庭能夠購買沒有污染的清潔燃料。”Dylan T. Lott先生舉例說明。

Dylan T. Lott先生表示,北京大學研究團隊是用數據模型的研究形式,論證了中國目前必須要高度重視室內尤其是農村室內空氣污染和健康危害的情況。中國已在工業和商業活動領域出臺了相應的污染防治政策,但是還要進一步關注中國農村空氣污染,盡快出臺相關政策。而同時,無論是專家學者還是媒體,都應該努力做好此項課題研究價值與意義的科學普及。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 滿倩倩

weinxin
官方微信公眾號
請掃碼或者搜索pcren_cn,獲取最新進展和相關資料。
  • 本文由 發表于 2020年12月27日22:35:47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鏈接:http://www.qytchbjx.net.cn/214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