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紀念碑”叢書舉辦十周年紀念沙龍

征文網
13069
文章
13
評論
2020年12月29日20:48:12“文學紀念碑”叢書舉辦十周年紀念沙龍已關閉評論 17 閱讀 1413字閱讀4分42秒

“文學紀念碑”叢書自2010年《納博科夫傳》的出版開始,旨在文學傳記、詩學批評、回憶錄、日記、書信等領域發掘體量豐厚、見識通透、聲譽卓著的佳作。經過10年跋涉,“文學紀念碑”叢書已成長為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最有影響力的叢書品牌之一,納入紀念碑方陣的作家有陀思妥耶夫斯基、納博科夫、果戈理、茨維塔耶娃、米沃什、王爾德、伍爾夫、奧斯丁、馬雅可夫斯基、華茲華斯、柯爾律治……目前已出版至037號作品。

10年來,叢書的體裁以作家傳記、回憶錄等為先導,向詩學批評擴展,兩翼齊飛,厚薄相輔,張弛有度。傳記方面,已出版兩卷本《納博科夫傳》、三卷本《茨維塔耶娃:生平與創作》、五卷本《陀思妥耶夫斯基》、兩卷本《伍爾夫傳》等大部頭作品;出版詩學批評諸如《詩的見證》《看不見的傾聽者》《捍衛想象》等,新開辟的子系列“浪漫星云”,則聚焦英國浪漫主義詩學宇宙。

“文學紀念碑”意義在于刷新對于經典作家的傳統識見,豐富對于經典作家作品的內心體驗,修正我們對于社會人生的感知。12月18日,廣西師大出版社以“從經典作家進入歷史”為題,在北京朝陽大悅城的曉島舉辦“文學紀念碑”叢書十周年紀念沙龍,邀請了多位書業觀察者、資深編輯、權威學者對“文學紀念碑”作出回首與展望。

叢書或書系是出版的一個重要形式,更能集中凸顯主編意圖以及相應出版理念。好的叢書可以成為出版社的名片或門面,在出版社品牌建設中舉足輕重。近年,高品質的叢書或書系涌現,提升了各個學科領域知識更新及獲取的速度與品質,成為一個重要的出版現象。譬如世界歷史領域的“甲骨文”“汗青堂”,文學傳記領域的“文學紀念碑”“守望者”,法學領域的“雅理譯叢”,博物新知領域的“新知文庫”“涵芬博物”,等等。

“文學紀念碑”十年回首現場,“甲骨文”書系主編董風云、“一頁”藝文館主編恰恰、“文學紀念碑”主編魏東三位書業從業者,與蘇建科、蘇琦、丁楊三位書業觀察者一起,探討叢書/書系的視野和力量。

在“甲骨文”主編董風云看來,對于出版者而言,叢書就是一個高效的營銷渠道。相較于單本圖書,每本書都要告訴讀者這個作者如何重要、這個書的譯本如何流暢、這個書的意義如何重大,如果每本書都跟所有渠道、所有讀者這樣做廣告的話,是非常費勁的事情。但叢書以整體面目出現,把這些都省掉了。它清晰地告訴渠道、讀者以及所有跟出版者合作的人,不需要再去做多余的選擇,只需要看具體的內容感不感覺興趣,如果感興趣,質量沒問題,你都可以買。從商業的角度來講,叢書保證了圖書的質量是相似且穩定的,這是叢書最大的意義。

已出版的四卷陀氏傳記《反叛的種子》《受難的年代》《自由的覺醒》《非凡的年代》,加上《安娜·陀思妥耶夫斯卡婭回憶錄》《一八六七年日記》《同時代人回憶陀思妥耶夫斯基》以及學術評論版《罪與罰》,新版《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世界觀》,構成了“陀思妥耶夫斯基宇宙”,這是“文學紀念碑”的基石。此次文學沙龍上,國內陀學研究的知名學者、翻譯家劉文飛,北京大學教授何懷宏,南開大學教授王志耕,以及學者止庵,共同分享了閱讀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經驗,一起討論了作家傳記的理想形態以及“文學紀念碑”的拓展方向。

據了解,“文學紀念碑”子系列“浪漫星云”已經啟程,2020年底新近推出兩本浪漫主義主將的重要傳記:斯蒂芬·吉爾教授的《威廉·華茲華斯傳》以及沃爾特·貝特教授的《柯爾律治評傳》。據悉,雪萊、拜倫、濟慈等浪漫主義主要詩人的傳記也在編輯運作中。

來源:文藝報 | 宋 聞

weinxin
官方微信公眾號
請掃碼或者搜索pcren_cn,獲取最新進展和相關資料。
  • 本文由 發表于 2020年12月29日20:48:12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鏈接:http://www.qytchbjx.net.cn/215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