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文學:陜北的年

征文網
14367
文章
13
評論
2021年1月3日13:17:11三秦文學:陜北的年已關閉評論 63 閱讀 738字閱讀2分27秒

回到北京,已經過了十二個春節,可每年春節,我總能想起陜北的年。

陜北,一到臘月二十三,就意味著要準備過年。也就從這天起,家家戶戶就開始熱鬧起來。大姑娘、小媳婦把平時舍不得吃的麥子篩凈、洗干凈,就開始磨面了。二十四掃窯,把一年的灰塵、霉氣都要清掃干凈。貼灶神爺,保糧食滿倉,這種工序要在夜深人靜才能完成。

三十的晚上,全村的男女老幼都陸陸續續來到村委會聽書。我村就有一位瞎眼的老漢,他和兄弟住一起。平時,天氣好了,他就串村走巷地說書,討點生活費。

昏暗的煤油燈下,一張桌子上坐著說書人。他腳上綁著小鑼,手里拿著破二胡。這么簡單的家伙,就能使得全村人聽得如醉如癡。因為有些口音,我還不太懂,所以說的啥,我也不太清楚。但這種場面,我記得很清楚。直到現在,還歷歷在目。

正月初一,全村人到村口拜龍王爺。村里的人,有人穿著五顏六色的長袍,拿著紙糊的牛頭、馬頭;有人敲著鑼、打著鼓地去后廟拜佛。

村里還有一個最熱鬧的習俗,就是誰家殺豬,全村人都去他家吃豬腸子,當地叫吃灌腸。灌腸不知怎么做的,沾著蒜末,還挺好吃的。自從我回京后,就再也沒有嘗過這種味道。

過年的時候,大家聚在一起,相互逗笑解悶。村里的大媽們談論的話題就是誰買新衣服了,誰家又和誰家定親了等等。如果你看到年輕男子的煙袋上掛著煙袋包,就會想到他的媳婦能干、手巧。大老爺們三三兩兩聚在一起,用石子玩一種游戲:他們在地上畫一個方塊,擺上石子,好像象棋般地擺弄著,無論誰輸誰贏,就圖個樂子。

提起陜北,你就有許多說不完的稀奇,你就有太多的話語,你就會想起許許多多老輩人留下來的村俗。隨著改革的潮流,年輕人將大城市的現代文明帶入了小山村。可陜北的年,是我記憶中放不下的牽掛,它就像奔騰的黃河,渾濁而耐人尋味,這種感覺,在北京不曾有過。

來源:延安日報

weinxin
官方微信公眾號
請掃碼或者搜索pcren_cn,獲取最新進展和相關資料。
  • 本文由 發表于 2021年1月3日13:17:11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鏈接:http://www.qytchbjx.net.cn/22390.html